“滾出去,站著!!”

  楚母不敢說話,拿著課本走到了教室外面站著。

  課結束,楚母剛想要回辦公室就被身穿迷彩服的教官帶走了,教官帶著她來到了懲罰是,懲罰室內都是一個個的小水池,楚母剛進去,就被教官一腳踹到在地,扯著她的頭發將她直接按入到了水池之中,窒息的痛苦傳來,楚母不停的掙扎,雙手很快就被教官捆綁住了。

  來來回回也不知道多少次,楚母感覺自己就像是尸體一樣被丟在了地上。

  “若是在背不下來,就送你到下一個懲戒室。”

  楚母顫抖著身體,“我,我,我一定會背下來的。”

  很快楚母就被教官帶到了其他的房間中,在房間換上了干凈的衣服后,回到了課堂上。

  昏昏沉沉,一下午的課程終于結束了,疲憊的楚母跟著學生們一起來到食堂,晚餐還算豐富,一葷一素還有一杯溫熱的牛奶,楚母很快就將晚餐全部解決掉了。

  本想要回去好好休息的楚母,剛想要回房間,就被其他的教官帶回到了教室中。

  一張張的卷子,手持教鞭的老師,整個教室都壓抑的很。

  楚母抓耳撓腮的寫著卷子,寫著寫著,一教鞭就打在了她的身上,楚母猛的跳起身,手臂卻還是被打出來一條紅紅的痕跡,“這道題上午就講過了,你是豬腦子嗎!!居然還做錯了!!就你這樣的腦子,還想要考大學呢!!回家放羊都不會有人要你的!你就適合在路邊撿破爛!”

  楚母想要開口反駁,腦海中卻傳來一個聲音,“她是為你好啊。”

  一整個晚上,楚母都膽戰心驚的做著習題,生怕在被老師教訓。

  到了午夜十二點,他們才被放回到房間中,回到房間,楚母就筋疲力盡的倒在床鋪上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一盆冷水潑在了楚母的身上,楚母猛地站起身。

  “都幾點了還睡,真是懶豬!”教官將盆直接砸在了楚母的臉上,轉身就向下一個房間走去。

  本就疲憊不堪,精神到達極限的楚母,瞬間爆發了,“我是懶豬,你們都是吧!!你們居然這樣對待我!!你信不信我去警察局告你們!!!”

  本來已經離開的教官聽到楚母的大罵,轉身就走回了房間,楚母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之中,并急迫的想要找尋手機報警,教官一把抓住了楚母的頭發,不顧楚母的反抗拖著楚母向懲罰教室的后方走去,一排排陰森的小房間,地面上有干涸的血跡,楚母的內心浮現出了一抹驚恐。

  “彭。”楚母被丟在地上。

  “你,你要做什么!!!”

  “綁起來。”教官指揮身后的兩個老濕將楚母綁在了凳子上。

  “你們,你們這樣是違法的!!”

  教官冷哼一聲,將電極片踢在了楚母的頭上身上。

  “你,你們要做什么!”

  “你馬上就知道了!!”教官冷笑一聲,直接推開了電閘。

  電流在身體中穿過,楚母疼的尖叫起來,渾身不停的顫栗,“啊!!!!”

  明明只有五秒的電流,卻有一種過了幾個世界的感覺。

  電閘被關閉,楚母抽搐的看向教官,眼眸中盡是驚恐。

  “他這是為了你好。”

  “不不不,他不是,他不是,他想要我的命,他想要殺了我”

  下一秒電流再次進入楚母的身體,抽搐的楚母看到了楚月在寄宿學校中的情況,被關在漆黑的房間中整整兩天,不允許她吃飯,頭被按在冰冷的水池中

  每一天都活在驚恐之中,每一天都祈求有人來救贖自己,可是,沒有人

  那些被忽略的細節越發的清晰,楚月回來后,提到寄宿學校驚恐的表情,每次考完試冷漠的表情,每次看書做題如同機器人的模樣

  “咚”

  楚母從沙發上跌落下來,她滿頭的冷汗,驚恐的看向四周,她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

  也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楚母才站起身,顫顫巍巍的走到了楚月的房間門口,卻發現自己打不開楚月房間的門,從什么時候開始,楚月習慣了睡覺就鎖上門呢?

  想起楚月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渾身顫抖的叫著媽媽的時候,自己又在做什么?在給老師送禮?在夸老師做的好?而自己的女兒卻在經受著那樣的痛苦

  “結束了。”楚月躺在床鋪上,側頭看著房間內的凝萱。

  凝萱沒有開口。

  “可惜,結束的太晚。”楚月笑了起來,就像是最美的罌粟花,笑著笑著,她的眼淚就掉落了下來。

  凝萱沒有說話,而是打開窗戶直接離開了楚月家中。

  半個月后,楚月的父母加入了對學校的聲討,整個社會都沸騰了。

  越來越多的記者進入到各個寄宿學校中深入采訪

  一段段讓人流淚的視頻披露在網絡上

  鏡頭中,女記者問道,“在這里好嗎?”

  “很好。”學生看著女記者回答道。

  “可是,我看你很不好。”

  學生留下眼淚,卻笑著說道,“我很好。”

  而那些學生的母親絲毫沒有意識到學校的恐怖,他們接受采訪的時候,各個笑語晏晏。

  “市的寄宿學校已經被取締了,您有看過相關的視頻嗎?”

  “看過了,那些家長太大驚小怪了,小孩子皮,打一下才能乖乖聽話。”

  “那你認為這些學校對您的孩子有幫助嗎?”

  “你是不知道的。”父母眉開眼笑的說道,“孩子聽話多了,也不玩游戲了,天天在家就是學習,以前上學的時候,可沒有見過他這樣學習的模樣,這樣下去,肯定能考上清華北大的。”

  而那些離開寄宿學校的學生們則在網絡公開喊話!!

  “我離開那個學校已經五年了,可是,我依舊會在睡夢中看到當年的一切!!我不知道這樣的噩夢還要伴隨我多久!!!那樣的學校就不應該存在!!”

  “大學畢業五年,沒有在和父母聯系過,每天除了工作,我都是獨自在家里面呆著,我不喜歡玩游戲,因為游戲會讓我想起電擊,我不敢看電視,因為電視會讓我想起水池,我每天坐在家里面發呆,和人群格格不入,沒有朋友,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活著”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购 提供四肖期期准公开 北京pk10哪种最稳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最新 15选5走势图带线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 海南彩票4十1最新开奖 新浪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下载闲来点炮安徽安庆 中特一码网站 多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网赚赚钱 历年上证指数 甘肃快三官网 在线棋牌娱乐 天津11选五今天第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