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那年櫻花未凋落 > 159.家.相遇.團圓
  幾天前,還因為商量該治療的事情和佟碩暉發生了不愉快。這些事情,佟海坤都看在眼里,他也希望,在自己最后的歲月中,他們母子能和和氣氣,往后幾十年,還是需要一起生活,即便自己不在了……

  佟海坤本來在家中休養,進行保守治療,可因為疼痛,實在扛不住,再次住進醫院。

  上醫院,總是免不了拍片檢查。

  “您好!據這次影像圖觀察,病人體內的惡性腫瘤較之前有擴散的跡象……情況不是特別好。我想同你們討論一下治療方案。”

  “醫生,我們先出去商量一番。”

  梁秀芳拉住佟碩暉的胳膊,將他拽到門口,并關上辦公室的門。

  梁秀芳語氣中帶著責備“我上次說什么了?醫生建議手術,多少得做,聽你的,現在好了,擴散了。”梁秀芳叉著腰目視著前方。

  “這也要怪我?上次醫生說的是對病情把握并不大。媽,難道您就想要爸爸為此冒險?這是我能阻止的事情嗎?”佟碩說出事情的關鍵。

  “不管有沒有希望,早治療,切斷它的根源總是有效果的。現在惡化了,你看怎么辦?”

  “媽,要照您這么說!假設上次手術,失敗了怎么辦?我不是沒了解過。多少人因為盲目手術死在手術臺上的?好歹現在……”

  “好了,別給我扯那些沒用的。你們幾個做事一直猶猶豫豫。沒一點主見。”

  “媽,這可是關系到爸爸的命啊!”

  “我知道,難道我就不關心他?你的意思好像我的做法很不負責任一樣。”

  “您說得沒錯,盲目決定就是不負責任,不把他的生命放在眼里。

  “哎呀,你小子長本事了?開始和媽媽杠起來了?”

  兩人站在門口爭論聲一聲比一聲說得大。

  辦公室門被推開。

  主治醫師走出來,臉上神情不悅“你們都小點兒聲,這里是醫院。事情商量得怎么樣了?”

  梁秀芳在一旁將臉色一沉,和先前那般依舊叉著腰不動聲色。佟碩暉在一旁也氣不打一處來。

  醫生會意,語氣平靜“如果沒有拿定主意,我這邊還有個新的治療方案,不如你們參考一下。”

  梁秀芳這才松開抱著的雙臂,跟隨對方走進辦公室。

  “我們建議進行放療,這個副作用小,而且風險也沒有那么大……”

  “費用過高。”梁秀芳當機立斷。

  佟碩暉拉拉她的袖子,希望母親不要當場拒絕。

  醫生堆出笑臉“我們也只是建議,關于治療費用的事情,您再考慮一下。”

  梁秀芳簡單說了一聲“謝謝。”再次拉著佟碩暉走出病房。

  “這件事情我不同意,目前就按這樣的方案治療下去。家里的錢花得也差不多了……”

  “我知道家中經濟出現困難。很多事情我們都無能為力。”佟碩暉將聲音放低,把手掌按在墻上。

  梁秀芳對此也不愿意再作出任何爭辯,她也漸漸有了些收斂,同時更明白再爭論下去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倒不如像佟碩暉說的那樣走一步看一步,走到哪里算哪里。

  佟碩暉和母親為此事爭論過一番后,精神上略帶疲憊,他扶著門框一個人默默承受內心源源不斷的壓力。

  父親的病一直沒有起色,這一點讓他想起殷槿樺爺爺臨終前那些光景,同樣也是對于她最親近的人。當時的殷槿樺將這一切都藏在心里,人前裝得那般堅強。把這樣一份壓力和那些痛苦都放在一個年輕女孩子身上,這個世界對她來說未免太過于殘酷。

  殷槿樺的過去,佟碩暉多少也是知道的,殷書林是她的希望,同樣也是她從困苦中唯一活下去的動力。一切都殘忍地被剝奪。

  當殷槿樺站在夜空中,空曠的街道上沒有一個人,借著路燈,他能清晰看見她眼里閃爍出的淚花,這個人就是佟碩暉。

  在殷書林病重之際,他也答應過殷書林往后好好照顧這個女孩。同樣是想不到的造化弄人,自此天各一方,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就是自己意志還不夠堅定。給不了她一個未來,讓她看不到希望,感受不到安全。

  佟碩暉趴在床上,身上蓋著兩條厚厚的棉被,床頭柜上扔了一堆紙巾,鼻子和臉被感冒憋得通紅,嗓子也難受得不行。雖然吃了藥,勉強睡了一會兒。還是咳個不停。

  “藥也吃了,怎么感冒就是不見起色呢?”佟碩暉把頭悶在被子里。雖然在感冒藥的作用下睡了一會兒。醒來后心中總是不斷回想著煩心事,一會兒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等到家門打開的時候,他略微聽見開門聲。

  梁秀芳回家做飯,并沒有直接叫醒他。

  再等到食物的香味飄過來,佟碩暉悠悠轉醒,勉強支起身子,順手抓過身邊的衣服披上。身子傳來的痛麻沒有減輕,整個人昏昏沉沉,頭重腳輕。

  “碩暉,睡醒了嗎?起來吃點東西,不要老躺著。”

  梁秀芳走到佟碩暉臥室門口,用手敲了敲沒有關緊的門。

  透過家中昏暗的光線可以看見梁秀芳的臉色并不好。佟海坤還在醫院住院,每天的一日三餐,說怕醫院伙食不行,非要自己回家做,平日里佟碩暉也會幫著做飯。

  終歸還是壓力大于辛苦,更多的是跟著牽連的痛。有來自病人身體上的,還有家屬跟著牽動的痛。

  佟碩暉扶著床沿跌跌撞撞地站起來,身子不穩,一路走到餐桌前。

  梁秀芳將一碗白粥推向他面前,滿桌子只有兩個菜,一個青菜,另一個是炒雞蛋。

  佟碩暉不是因為菜不好而沒胃口,實在是感冒讓自己食不下咽。

  用筷子夾了點菜,就著白粥,硬是一口口把飯菜吞下了肚。

  梁秀芳也只是吃著自己碗里的菜,她的動作顯示出了不耐煩。自己說什么也為這個家也辛苦了大半輩子,麻煩事情一上來,自己還得跟著苦下去。

  佟碩暉默默吃著碗里的白粥,沒有說一句話。

  倆人在餐桌上都各懷心事。

  梁秀芳出身貧寒,幸而遇到佟海坤,自己的命運才得以改變。幾十年來,吃穿不愁,只要沒遇上大病,都算不上事情。夫妻關系也還算不錯。佟海坤性子好,遇事不急躁,反而自己愛發脾氣。

  父親對于佟碩暉而言,小時候的自己還很怕他。父親是大學老師,自然對自己要求也不低。印象里父親總是站在自己書桌前,對自己的一舉一動,行為習慣進行教導。成績不理想時,嚴厲責備后,往往又會和聲和氣指出需要改進的地方。

  日子一晃就幾十年,每一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無論造就出什么樣的緣分,需要經歷多少世的相遇,才能換來今生團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配资服务交易系统 平码组49选6计算公式 118免费高清图库 基金配资地址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全国22选5走势图表 来捕鱼游戏 申城棋牌网首页?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彩经网 t0股票交易平台 体彩环岛自行车赛规律 开源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陕西11选五数据统计 股票数据港 酷网网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