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科幻靈異 > 仙醫縱橫都市秦凡楊夢珂 > 第3564章 彪悍的女狂徒!
  一股充滿著威懾力的聲音響起,那一片山谷內,頓時寂靜無聲。

  吞天邪宮,易主了!

  眾人此刻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著那盤坐在黑白蓮臺上的青年身影,很快,便將其認了出來。

  不是凌天,還能是誰?

  只不過,在一些平日比較熟悉凌天的人,譬如天仙閣的那幾位仙子,以及寧老看來。雖說此時的凌天外貌并沒什么變化,但。

  那份氣質,之前卻從未出現過。

  凌厲,霸道中,還有著一股漠然與云淡風輕之感。

  就好似是這一片天地的主人一般,俯視蒼生,唯我獨尊!

  而在沉寂了良久后,終于,一陣怒喝聲也宛若悶雷一般炸響,隨之出現的還有一股股強悍氣息。

  ”凌天!我大周圣國的太子殿下,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看來,當初圣皇陛下給你的教訓,還不夠!竟讓你猖狂至此!”

  ”早知今日,圣皇陛下當初就應該直接將你這一只螞蟻按死!此事,你必須要用命。來做交代!”

  ”……”

  ”嘁。”

  聽著那些大周圣國的強者連番怒斥,蕭妃雪人不知赤霄一聲,那一對美眸中,盡顯鄙夷之色。

  這些老家伙,當真不要臉。

  當初,那位大周圣皇和凌天之間的一戰,她可算得上當事人,那周天命哪里有半分留手的意思?

  最后人家凌天之所以得以逃脫,一來,是因為其自身命大。二來,是自己師尊出面,才算纏住了那周天命。

  下一瞬。

  ”哈,哈哈哈!”

  如雷的大笑之音響徹云霄,隨即眾人便見那凌天已緩緩從蓮臺上站了起來,身周,也有著一股黑里透白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

  燃燒著的,自然是吞天邪炎,然更像是其自身的怒火!

  當日,在大周圣國邊境的那一戰,可是秦凡埋在心底的痛!

  那一戰,自己左臂被毀。

  那一戰,攝政王周邈,為了自己和他這一脈唯一的血脈周軒,力戰而亡,慘死當場!

  同樣是那一戰,周若依被強行帶走,甚至還被當成了一個連人質都不如的籌碼,此時還不知正在遭受著什么。

  ”凌天!”

  下一瞬。一個灰衣老者當即從大周圣國那一隊人馬中升空而起,目光如炬,遙遙逼視著秦凡。

  ”你休想抵賴狡辯,我們殿下就是你殺的,本座等已經得到了切實證據!”

  聞罷,秦凡目光一轉,淡淡地瞥了眼遠處一角中的一個小團隊一眼,其中,還有著一人,軒轅澈。

  而迎著秦凡投來的目光,原本一臉淡然的軒轅澈,目光竟忽地變得有些躲閃,不敢與其直視。

  ”呵。”

  秦凡心中一陣冷笑,同時也算了然,只怕,泄密的應該就是這家伙吧?

  ”是本座做的,我何須抵賴?”

  ”先不說在之前的遺跡爭奪戰中,生死本就是常事,單是本座和你大周圣國互為死敵的關系,就沒有留手的理由。”

  ”周蕩,是我親手宰的,而且……”

  話音一轉,隨即秦凡那看似空空如也的左臂衣袖,竟忽地被一片紫金光芒撐爆開來!

  ”轟!”

  ”哇!”

  六仙子率先驚叫出聲,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與驚喜之色。指著秦凡左臂處大聲道:”斷,斷臂重生!”

  ”凌天他,他的左臂恢復如初了!”

  眾人聞言,神情不一而是,柏青云微皺著眉。盯著看了會兒后,方才道:”不止是恢復,好像,變得比之前的左臂更強了。”

  ”能量波動強了五成不止?這小老弟,他究竟怎么做到的?之前。在吞天邪宮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見到眾人臉色,秦凡方才一笑。

  ”當初,我這左臂乃是被你們那不要臉的圣皇親手斬斷,如今,我便以他子嗣的血肉,精氣,徹底除去了他周天命的氣息殘留。”

  ”這條重新凝練的手臂,可比之前的,要強多了呢。”

  轟!

  大周圣國一方眾人直覺腦海炸裂,怒氣瞬間上涌,眾人見狀也都離得他們遠了些,心中暗自苦笑。

  這凌天,還真是赤果果的打臉啊!

  此事若是被那位大周圣皇知曉,還不得被活生生氣死?

  一直被其寄予厚望的子嗣,堂堂大周圣國太子。最終,竟落得了這般凄慘下場?

  ”姓凌的。”

  ”你,找死!”

  而當那灰袍老者剛怒罵一聲,又一陣低吼聲忽地從那一座閃爍著幽黑之光,顯得頗為高貴。華麗的吞天邪宮中傳了出來。

  ”放肆!”

  喝聲落下,只見一眾人便從吞天邪宮中沖出來,赫然是當初秦凡在萬圣天宮內,所收服的下域同盟老班底。

  領頭的為三人,王通居中,另外兩個女子在其一左一右,之前那一聲放肆,就是從其右側那一女子口中發出。

  她之前可一直都是凌天的崇拜者,別看之前不顯山,不露水。可一直都在刻苦修煉,積蓄力量。

  如今,趕上吞天邪宮易主這一次機緣,在吞天邪宮內得到不少好處,之前的繼續徹底爆發。嶄露頭角。

  如今,其修為已同樣是圣帝境中期!

  算是這百人小隊中修為最高的存在!且其自身實力,甚至已經超過了王通這個一直以來的統領。

  對此女,秦凡也頗為欣賞,故而將其提拔成了三大統領之一。

  ”哼!”

  ”你們大周圣國,除了以大欺小還有什么本事?有本事,隨便派出一個同境界的人和我單挑!”

  ”至于主上大人,雖說還是圣帝境中期修為,但你們可以任意派出一位圣帝境后期強者同主上對戰!”

  ”兩戰,若我方輸一場。我等集體自裁都沒問題!”

  嘩!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莫要說在場眾人了,就連大周圣國那一群人,甚至連秦凡都不由地為之驚了一下。

  這女子,當真彪悍啊!

  集體自裁?

  這話都能說得出口?

  然。這一番話也并非是她隨口胡說,而是完全建立在對自己,以及對秦凡的絕對信心之上。

  ”哈,哈哈哈!”

  那灰袍老者頓時大笑出聲,絲毫不掩飾自己笑聲中的譏諷意味。

  ”看來,現在還真是變世道了啊,狂徒真是越來越多,當初的凌天已經算狂的了,現在其手下,竟出了個更狂的。”

  而在譏諷一番后,那灰袍老者的話音,也隨之變得陡然一厲。

  ”可你一個小女娃,低等人,說的這番話,又能有幾分分量!說出來是想自取其辱,還是想刻意惡心別人的?”

  ”你!”

  那女子聞言后神情再度一怒,而在其又要爆發火爆脾氣時,身邊的王通卻狠狠瞪了她一眼。

  ”戴汐,你放肆了!”

  ”身為主上的近衛軍團副統領,你連這近衛軍團的主都做不了!還想做主上大人的主不成!”

  ”你知不知罪!”

  聞罷。那叫戴汐的女子,也頓時無話可說,當即看向那凌立于蓮座之上,一臉云淡風輕之色的秦凡。

  連忙躬下身,開始變得有些支支吾吾起來。

  其他近衛軍團的成員看向戴汐的目光也都一臉怪異。這位女狂徒,可是個平日在王通面前都拽得二五八萬似的角色。

  也許,唯有主上,才能讓她表露出如此溫順的一面吧?

  ”我……”

  ”都怪屬下一時失言,冒犯了主上大人。還請主上降罪!”

  秦凡聞言一笑,扭頭看了她一眼后擺了擺手,旋即身形一閃竟直接來到其旁邊。

  近距離感受到秦凡的氣息,戴汐那張原本就頗美,但卻還滿是英氣的臉龐上,竟罕見地浮現出一抹紅暈。

  趕忙抬起頭,看著秦凡那宛若刀削斧鑿一般的側臉,隨即便聽其笑聲道。

  ”降罪?”

  ”降什么罪,你何罪之有?”

  ”啊?”

  戴汐聽得一愣,旋即秦凡便上前數十米,只給近衛軍團的眾人留下一道背影,削瘦,卻給人一種宛若山岳一般的偉岸之感。

  ”之前戴汐所言,可以代表我們全體。”

  ”兩戰,但凡有一戰我方輸了,或是平局,那包括本座在內,吞天府上下所有人,全體自裁!”

  ”爾等,可敢接戰否?”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新疆11选5前三直选遗漏统计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新加坡华乐彩票49选7 如何读取股票数据 华东六省15选5开奖信息 东北踢坑游戏 幸运赛车公式图 qq分分彩走势图 四ill金7乐开奖走势图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 海王捕鱼论坛 金刚玻璃股票 四肖期期准 捕鱼游戏送彩金 燕赵风采排列7 甘肃快3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