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邢燁勾雪峰 > 96 番外·成佳X溫衡(十)
  成佳探出手臂,摟緊溫衡后背,把人揉在懷里。

  “謝謝你,老師,謝謝你······”

  一夜無話。

  溫衡剛剛醒來,精神有些倦怠,沒多久便閉上眼睛,陷入深沉睡眠,成佳起身關窗,用薄毯包住溫衡,手腳并用將人攬住,給他提供熱量。

  紓解之后渾身困乏,成佳閉上眼睛,沒多久便昏昏欲睡,直睡到日上三竿,陽光烤在臉上,有人咚咚在外面敲門,一聲接著一聲,長短不一輕重無序,像彈球在門前打轉,成佳迷迷糊糊起來,踩著拖鞋出去開門,眼前冒出個碩大的恐龍娃娃,足有半人來高,娃娃底下|冒出兩條細腿,小枇杷探出腦袋,眼球滴溜溜打轉,小心翼翼道“爸爸······爸爸生氣了嗎?”

  小枇杷天生眼睛大睫毛長,睫毛微微上翹,像一層細密的小羊毛卷,鼻子嘴唇是從溫衡臉上刻下來的,看得成佳眼窩泛紅,哪里舍得說她,他彎腰俯身,一把抱起囡囡,將她從藏身的恐龍里揪出,單臂托到床邊,放在溫衡床邊“自己和爸爸說吧。”

  “爸爸對不起,”小枇杷歪在床邊,單刀直入格外流暢,像經過數次演練,“給爸爸戴了頭發(花),嬸嬸說爸爸生氣,要變成老虎,吃掉小枇杷······”

  話音未落,她想到什么,眼淚在眼眶打轉,瞳膜洇出淺紅“枇杷害怕,枇杷喜歡爸爸,爸爸不要吃掉枇杷······”

  成佳無聲狂笑,躲到書桌邊拿書擋臉,樂的直不起腰。

  溫衡盯著話也不動作,仔仔細細盯著囡囡,從額頭看到鼻子,從鼻子看到嘴唇,自己的女兒怎么看怎么可愛,說話可愛做事可愛,歪歪扭扭坐在那可愛,搖搖晃晃站起來更可愛,別說在臉上畫油彩扎頭花,若是摘星星摘月亮能讓她開心,溫衡都要開公司造火箭了。

  他張開手臂,溫聲細語吐息,害怕嚇到女兒“囡囡過來。”

  小枇杷“啊”了一聲,探出肉嘟嘟的小拳頭揉眼,匆匆忙忙爬到前面,窩在溫衡身邊“爸爸······好了。”

  她理解不了爸爸身上發生了什么,不知道爸爸以前為什么對她視而不見,現在又讓她靠近,她只是意隨本心,窩在爸爸身邊,長長打個哈欠,探出胳膊抱住爸爸脖子,擠擠挨挨黏|糊上來,像個還未斷奶的小貓,悄悄窩成一團。

  成佳躡手躡腳過來,端茶水喂給溫衡,摸摸小枇杷頭發,悄聲道“你們多睡一會,我出去幫邢燁做飯。”

  溫衡不置可否,眼珠盯著他看,從鼻子挪到嘴唇,喉結滾動兩下。

  成佳懂了,從善如流俯|身,觸到溫衡嘴唇,輕輕磨蹭兩下。

  兩人像兩塊扯不開的橡皮糖,依依不舍摩挲,成佳幫溫衡掖好被角,關上臺燈,靜靜退出房間。

  廚房里傳來叮咚輕響,邢燁系著圍裙,在菜板旁彎腰躬身,砍瓜切菜似的,對細碎肉沫下手,旁邊瓷碗里有調好的湯羹,桌上有乳白的杏仁豆腐,小火上蒸著熱騰騰的桂花紅棗梨汁,成佳走到桌邊,拎起椅背上的圍裙,牢牢系在腰間。

  他想起邢燁第一次過來時的情景,莫名有點想笑,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幾年如彈指一瞬,恍惚便過去了。

  邢燁察覺背后有人,放下菜板起身“別的都做好了,那邊有新買的西瓜,大伯嫂幫我打果汁吧。市場怎么還換地方了,早上開車轉了大半個城區,才把該買的都買回來。”

  “人多了房租太貴,市場搬遷兩次了,”成佳給西瓜削皮,邊削邊觀察邢燁神色,思考這話該怎么說,“邢燁。”

  “哎大伯嫂,有事兒您說話,能辦的我都辦嘍,”邢燁舀出一勺高湯,觀察湯底顏色,“有啥我能干的?”

  “你想沒想過回來,”成佳說,“我聽元嘉的意思,知道你們那邊生意做的很好,手頭應該有不少存款。我們研究院的食堂要換承包商了,這邊大大小小二十多家醫院,大半我們能接觸上,過幾年小芝麻要念小學了,這邊整體的教育質量更高一些,如果你們有這方面想法,我們都會幫忙。”

  邢燁仔細聽著,放下手中菜板“大伯嫂,你說的我都想過,等那邊再穩定點能松開手了,確實考慮來這邊開店。我這邊怎么樣都無所謂,主要老家那里沒有這邊的工作環境,我擔心元嘉技術退化,他學了這么多年技術,要是毀在我手里了,我罪過可就大了。”

  “人各有命,元嘉怎么可能怪你,”成佳說,“后面怎么決定要是要從實際出發,你們自己選擇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我們既然是一家人了,有能幫忙的地方,我們肯定幫忙。”

  “我們?”邢燁豎起耳朵,敏銳察覺到什么,目光掃向主臥,“大伯嫂······大伯哥醒了?”

  這下換成佳噎住“你······怎么知道?”

  “太明顯了吧,大伯哥要是沒醒,你哪有心情關心這些,”邢燁四下看看,“元嘉知道了嗎?”

  “還沒告訴他,”成佳摸摸鼻子,“等阿衡自己說吧。”

  “那我先換身衣服,”邢燁腳底抹油,一溜煙躥出廚房,“餛飩放桌上了,大伯嫂餓了先吃點啊。”

  成佳眼睜睜看著邢燁漂移,在樓梯拐角滑出輕功水上飄,他無奈摸摸鼻子,舀起餛飩咬了一口,差點被汁水鮮掉舌頭。

  邢燁做的是太湖三白餛飩,湯汁熬的濃稠鮮美,整個餛飩皮薄餡大,肉質細密,成佳胃口大開,狼吞虎咽吃了兩口,客房里傳來噼啪脆響,一道身影從客房躥出,那影子下仿佛長著兩個滑輪,轉的比光速還快,風馳電掣滑過走廊,砰一聲撞進主臥,鑿出一聲驚叫。

  餛飩噎在半路,上上下下動彈不得,成佳無奈猛喝涼水,硬把食物吞進腹中。

  得了,邢燁果然藏不住話。

  這一天注定兵荒馬亂,沒有安寧的時候了。

  一念及此,成佳反而不心急了,慢條斯理吃了餛飩,喝了早茶,去門口院子里給花澆水,順便喂了幾只過來覓食的流浪貓,等到太陽曬黑后背,他才慢悠悠回去,進門看到元嘉推溫衡出來,側耳彎腰絮叨什么,說說笑笑格外興奮,小枇杷仍像個橡皮糖似的,牢牢黏在爸爸身上,成佳上前幾步,把囡囡抱進懷里,不讓她壓到溫衡。

  溫衡丟了心愛的囡囡,不滿抬頭看人,成佳旁若無人,彎腰送上熱吻,溫元嘉彈成豎直長桿,直挺挺立在原處,心道這大夢一覺醒來,哥哥和成佳哥脫胎換骨,對外界更不在乎了。

  溫衡心滿意足,不再揪著小枇杷不放,邢燁忸怩從房間挪出,穿著一身嶄新西裝,愈發襯得人人高腿長,身材健碩,手臂肌肉漂亮,他把頭頂都灑上發膠,只是技術不佳,造型有點奇特,溫衡彎過手臂,松松按著扶手,懶洋洋歪頭看人“發財了?”

  邢燁一秒破功,慌忙捋|弄頭發,把大背頭攢的七扭八歪,嘩啦啦恢復原狀,溫衡上下打量對方,意味深長笑笑,唇角微微勾起“小了。”

  溫元嘉呆滯成石,懵的不會說話。

  小、小了?什么小了?

  哪里小了?

  這里小了還是那里小了?

  邢燁手忙腳亂,一時不知道捂哪,僵硬笑出朵太陽花來“大、大伯哥······”

  “想什么呢,”溫衡撇嘴,“我說這件衣服小了,換套合身的來。”

  溫元嘉“······”

  邢燁“······”

  這身衣服本來剛好合身,但邢燁穿的一板一眼,連扣子都系到脖頸,西服勒的緊緊繃繃,恨不得把全身都包裹進去,確實顯小兩圈。

  邢燁同手同腳,灰溜溜回房間換衣,溫衡被溫元嘉推進廚房,坐在餐桌旁邊,給自己系上餐巾,成佳把熱好的餛飩端來,溫衡吃了兩口,轉頭看向弟弟“怎么這么怕我,我會吃了他么?”

  “啊,嘿嘿,哈哈,”溫元嘉猛撓腦袋,不知道該怎么說,“沒有沒有,老邢膽子很大的,就是哥哥剛醒過來,想給哥哥留下個好印象。”

  “無論西裝革履,還是在底下圍個草席,對我來說都一樣的,”溫衡說,“對你好,你也喜歡就可以了。”

  溫元嘉眨眨眼睛“哥······”

  “怎么這么驚訝,”溫衡說,“在你眼里,哥哥這么不近人情?”

  “不、不是,”溫元嘉絞盡腦汁,思考如何表達,“哥,你以前不會、不會······這么直白。”

  “不想讓你們猜來猜去了,浪費時間,還沒什么意思,”溫衡把小枇杷抱來,舀勺給她撈餛飩吃,“以后有一說一,有二說二,不要拐彎抹角打啞謎,聽懂沒有?”

  “嗷,聽懂了,”溫衡在桌子下面彈腿,心道大魔王醒來也是大魔王,早晚都會安排他們,“放心吧哥,我們肯定乖乖聽話。”

  溫衡專心給小枇杷喂飯,你一口我一口,其樂融融格外和諧,喂飽了送囡囡回去休息,下午他坐不住了,躺久了渾身僵硬,非要去研究院看看,成佳拗不過他,給人里三層外三層包好,用圍巾遮臉擋風,徑直送進醫院,院里的人都知道院長身體轉好,只是還沒來得及去監護室看人,院長就被成主任這只惡龍給搶回家了,看護的比珠寶金貴百倍,院里的人各方打聽,都沒探聽到最新消息,眼看著要翻墻派人搜索情報······當事人竟然主動回來了。

  好事不出門,八卦傳千里,從溫衡出現在院外的小路上,到進入大門的短短十分鐘內,整個研究院兵荒馬亂,人聲鼎沸,熱鬧的像剛開業的餃子館,乒乒乓乓腳步狂搖東西亂飛,保潔以飛一般的速度掃地拖地,各級主任有空閑的全跑向門口,膝蓋擠著膝蓋腳跟踩著腳跟,摩肩擦踵擺好姿勢,在溫衡進入大門的一瞬間,頭頂彩帶亂飛,四周橫幅狂飄,還有小枇杷平時游戲用的吹吹卷,嘟嘟嘟奏出凱旋歸來的曲調,整個場面活像小型交響樂團的演奏會,吹拉彈唱樣樣熱鬧。

  本想低調巡邏的成佳“······”

  本想微服私訪的溫衡“······”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浙江11选五遗漏值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贵州11选五一定牛遗漏 不用网络单机版捕鱼游戏 北京麻将馆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云南11选五5杀码技巧 怎么样炒股 河北排列7走势图0376355 网赚项目是真的吗 河南福彩22选5选号诀窍 福彩36选七开奖结果 股票板块代码一览表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千炮彩金捕鱼最新下载 哈灵麻将安卓怎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