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有詐?”晁禹問道:“神識不可用,那家伙速度又極快,不會暗摸摸跑回去搞包圍圈什么的了吧?”

  “不好說。”句文茜搖搖頭:“不過這個秘境太小,全速下幾秒鐘就能從一頭跑到另一頭了。這幫火靈如果想要埋伏的話倒也著實不難,確實得多加小心才是。”

  晁禹皺眉:“有什么靠譜的預防或者監測手段么?”

  “沒有,只能靠眼睛耳朵,多聽多看了。”句文茜嘆口氣,接著又擺擺手說道:“放心,這方面我會多留點心,同階高手理論上也沒法完全瞞過我的耳目,所以你不用太過操心,挨近我就好了。”

  晁禹輕輕點頭,然后被句文茜帶著落了地,繼續漫無目的的在這片火海當中晃悠。

  這火海一馬平川,到處都一個樣,也沒有什么標志物確定位置,想要探索這個副本也確實只能依靠運氣了。

  可惜秘境不完全是副本,沒有游戲當中類似驅魔香之類的可以避免遭遇怪物的道具,否則他們肯定得省心不少。

  “話說,這鳳凰秘境當中的所謂傳承,到底在哪兒?”走了一段路后,晁禹忍不住又皺眉說:“一路走來只發現了一些物件,沒有看到功法傳承之類的東西啊。”

  “或許是無緣吧。”句文茜搖搖頭說道:“這位鳳凰真君明顯是屬火的鳳凰,而我天生畏火,你境界太低只能靠避火丹在這里行走,加上我們又都是人族而非鳳凰一族,想來這份傳承是落不到我們頭上了。”

  說著,她抬頭嘆了口氣,低聲道:“可惜了,秘境基本上都只能夠開啟一次,之后其中的能量就會消耗殆盡,且會被現世的規則給抹除,除非是墓葬、地宮之類的真正客觀存在于現世當中的秘境……

  所以,想多進來幾次重復勘察的愿望,也會落空。不過好在這鳳凰秘境并不是時空秘境,咱們離開后能帶走所獲得的東西,否則真的虧大了。”

  晁禹輕輕點頭,然后目光忽的一凝,納悶道:“咦,那是什么?”

  句文茜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最后嘴角揚起微笑著說:“翔。”

  “啊?”晁禹一愣。

  “鳳凰屎。”

  “噗!”晁禹沒忍住:“開什么玩笑,鳳凰還會……”

  “畢竟不是純血鳳凰,在修為低的時候還是要通過吃喝來攝入能量補充水分的。”句文茜說:“有吃自然有拉,不過鳳凰屎可是個好東西,能入藥,治寒毒有奇效,冬天還可以服下取暖……”

  “得,能入藥的屎多了去了。”晁禹翻個白眼:“我就搞不懂發現這些東西能入藥的那幫大拿是怎么漲這些姿勢的?”

  “咳咳,”句文茜干咳兩聲,然后說道:“反正這玩意兒是個寶,你要不要收起來?”

  “不要!”晁禹斷然拒絕:“忒惡心。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吃屎,就是凍死死于寒毒我也不要吃這玩意兒,絕對不真香!”

  “噢?”句文茜挑眉:“你這算立flag嗎?”

  晁禹:……

  句文茜掩嘴輕笑,片刻后又說:“好啦好啦,又不是非得你自己吃。除了入藥之外,這玩意兒還能煉制成毒丹吶,火毒之丹,藥性賊猛,二階修士吃了大概率沒得救。

  再說,給敵人下毒的時候同時喂他吃翔,想想是不是特別帶感?”

  “臥槽,”晁禹愕然:“被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有點心動怎么辦?現實版本的屎里有毒?”

  “不,是毒里有屎。”句文茜認真的糾正道,接著又說:“你要不要?你發現的,你要的話我就幫你單獨收起來,回頭幫你找個人煉藥。”

  “你不要么?”

  “這玩意兒只對二階修士有奇效,對三階也能起到點效果,但也僅此而已了,我拿來沒用。”句文茜說。

  晁禹撓撓頭說:“那你幫我收起來?”

  “好。”句文茜也干脆,直接從懷中摸出一個小包包,又用法力憑空捏起這坨翔放進包里,隨后將包拉好放回空間袋內。

  “意外的,不臭哎。”期間晁禹嗅到了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非但不臭還有股清甜的香氣,不由有些好奇。

  “正常人那玩意兒的臭味主要來源于蛋白質被分解后釋放出的氨氣、硫化氫等帶刺激性氣味的混合氣體。”句文茜淡淡的說道:

  “而火鳳凰的話吃的是各類帶火屬性的寶藥靈材,除了對他們而言無用的藥渣之外別的都不會剩下,當然不會有惡臭味了。”

  “這么說的話感覺倒不是特別難接受……”晁禹嘀咕道。

  句文茜眼角一抽,抬頭瞥了他兩下,隨后默默移開腳步,離他稍遠一點。

  “臥槽文茜你啥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樣!”晁禹說:“雖然不是特別難接受,但那也是粑粑啊,我才沒重口到那種程度。”

  “噢?是嗎?”句文茜將信將疑。

  “你這口氣是怎么回事?”晁禹只覺得心好累。

  句文茜噗嗤一笑,還想再調侃兩句,卻忽然聽到點輕微的動靜,臉色立刻變了,再顧不得調侃什么,趕忙上前抓起晁禹瞬間開溜。

  晁禹一愣,跟著臉色煞白,趕緊用扭曲的表情急忙解釋道:“不是,文茜我不是那個意思……誤會,都是誤會,你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要摔死我吧?”

  “想啥呢!別說話,那堆火靈又來了,人賊多,扎手,咱先撤!”句文茜立刻回一句,同時身形猛地向上拔高,并立馬掐了個隱身咒。

  下一瞬,刷刷刷幾十團藍色火球同樣從火海當中沖天而起,死死的咬著句文茜和晁禹,隱身法陣對這些火球而言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三十多只四階火靈?”句文茜臉色瞬間白了幾分:“該死,不好辦啊,相性上我不占優反而處在下風,它們速度還比我快……”

  晁禹咬咬牙強忍著不適回頭開了幾槍,那些火球卻根本不閃不避,子彈直接從火球中間穿過,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別浪費子彈了。”句文茜又說:“這幫家伙免疫純物理攻擊,難頂。”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15选5今日专家预测 平码三连肖赔多少倍 两肖两码必中 股票配资app源码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平特王日报论坛网站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策略及风险管理研究 广东快乐10分网址 意甲比赛直播 微乐捉鸡麻将 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金鹰股份股票行情 网上棋牌下载安装 大连一方中超赛程表 个人如何理财 彩库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