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自命不凡是少年 > 第二四二章 霸道的云中鶴
  話音落,包廂內陷入安靜,李通和程斌兩人知道云中鶴所來肯定是因為地皮的事,但是兩人沒想到云中鶴會這么直接。

  “云總說笑了,這個地皮我還真賣不了。”李通不好意思的回道。

  “哦?”云中鶴瞇著眼看著李通道“這么說,你們兩個事準備給我搶一下老城擴建的項目了?”

  “不是搶,是正常競爭,你說呢?云總。”李通依然面帶微笑的回道。

  “你的意思呢?程總。”云中鶴看向程斌問道。

  “李總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程斌面無表情的說道“項目誰做是政f說的算,不是你云中鶴說的算。”

  “呵呵!”云中鶴冷笑了兩聲說道“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了,看起來周風的死還不足以驚醒你們啊。”

  “云總,不滿您說,為了這個項目,我們兩個已經把能壓的東西都壓上了,如果這個項目做不成,光給銀行的利息就夠我們受的了,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你能嚇唬的住我們嗎?”李通始終面帶微笑的說道“正常競爭,敗了,我們無話可說,但是,想讓我們直接退出,我覺得那是癡人說夢!”

  “行,那我們就各憑手段再路上跑跑,試試馬力?”云中鶴站起身瞇著眼說道“經濟上,實力上,雙殺你們。”

  “走了昂,朱局,李主任,蔡科長,有空請你們三個喝茶,你們一定要賞臉啊。”

  “好,好,云總盛情,我們肯定去。”三人點頭回道。

  說完,云中鶴,轉身就要離開。

  “云總,我沒記錯的話,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吧?”李通笑呵呵的問道。

  “你說的是云封天的事吧?”云中鶴回頭說道“那個朱濤,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你的手下吧。”

  “你說,你從你的收下手中,把我兒子救出來,我是該感謝你呢?還是感謝你呢?”

  “呵呵,行,云總說的都有道理!”李通嘲諷的說道。

  “地皮賣給我,回頭我把拆遷的工程給你,算還你的人情,怎么樣?”云中鶴思考了一下說道。

  “不用了,云總,你也不欠我人情。”李通直接回絕。

  “哈哈,行!”云中鶴直接轉身離開。

  “來來,咱們繼續吃,不要壞了氣氛。”李通看云中鶴離開后,立馬招呼道。

  “老李,老程,咱們是朋友,我提醒你們一句。”朱玉林看著兩人認真的說道“云中鶴在上面有人,你們該退步就退一步吧。”

  “哈哈,朱局,上面是多高啊!?”程斌直接說道“總不能在海里也有人吧?”

  “憑啥他云中鶴一句話,我們就得退出競爭,我他媽還真要試試他云中鶴的馬力到底足不足!”

  “非要爭?”朱玉林嘆了口氣看著李通問道。

  “要爭!”李通也堅定的點了點頭。

  “那我只能祝你們馬到成功了。”

  另外一邊,云中鶴下樓后,徑直上了自己的奔馳車,阿順充當著司機。

  “大哥,成沒成啊?”阿順見云中鶴上來后,直不楞登的問道。

  “成個jb。”云中鶴粗鄙的回了一句道“走吧,回公司。”

  “那接下來咋弄啊?”阿順啟動汽車后,接著問道。

  “讓我想一下。”云中鶴點了根煙皺眉說道。

  “大哥,憑咱們的關系,還怕中不了標嗎?隔壁在乎李通和程斌呢。”阿順不解的問道。

  “這次和之前不一樣。”云中鶴說道“這次是省委直接派人下來的,任何人的關系都用不了,任何人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中標。”云中鶴解釋道“還有,咱們這幾年太低調了,有時候必須展現一下實力,要不然有些跳梁小丑就來惡心你。”

  “唉,江湖啊,就是這樣,必須時不時的留下你的傳說,這樣別人才會怕你,懂嗎?”

  “大哥,我可以確定封天絕對是你的親兒子。”阿順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啥玩意!?”云中鶴楞了一下。

  “他身上喜歡裝逼的氣質給您是一模一樣。”阿順笑著回道。

  “滾犢子去!”云中鶴罵了一句道“哥從來不裝逼,哥說的都是實話。”

  “了解,了解!”阿順笑著符合道。

  “通知子夜,小馬,天勝去公司開會,咱們談談這個試點的事情。”云中鶴直接吩咐道。

  “好!”阿順點了點頭,邊開車,邊開始聯系云中鶴說的三人。

  子夜,小馬,天勝三人和阿順一樣都是最早跟著云中鶴打天下的人,后來云中鶴的生意做大逐漸洗白以后,就安排三人分別去了自己名下的三家4s店,當然三人都有股份,且股份不低,而阿順則是一直留在總公司跟著云中鶴。

  一個小時后,三人先后開車來到云中鶴的辦公室,包括阿順也在,一行五人坐在辦公室里商談了起來。

  子夜長的痞帥痞帥的,有點像張一山,三十七八的年紀并沒有讓他的魅力有所退化,反而讓他更加有男人的魅力。

  小馬相比之下長的五大三粗,右手有兩根手指是斷的,脾氣異常火爆,說話直來直去,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百七十多斤的體重,整個人就是一個肉坦。

  天勝長的比較普通,但是眼神異常亮,可以說是云氏的智囊。

  “老城擴建這個項目到現在有點阻力,你們看怎么辦吶!”云中鶴遞給眾人一人一杯茶水后,笑著問道。

  “那還有啥說的,擋路的直接干倒。”小馬脾氣火爆的說道。

  “你怎么說我們就怎么做,抓緊安排吧,還有個姑娘等著我呢。”子夜開口說道。

  “天勝,你的意思呢?”云中鶴看向天勝問道。

  “伸手的手剁折,伸腳的腳砍掉。”天勝笑了笑,霸道的說道。

  “好,意見統一,開始干!”云中鶴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事我不過問了,你們四人看著辦吧,尺度自己拿捏,目標就是沒人敢給咱們競爭這個試點。”

  “艸!你jb又當甩手掌柜呢?”天勝不滿的說道“他們三人啥用途啊,一個沒腦子,一個就知道干干干,剩一個阿順,也jb沒啥用。”

  天勝一句話,把三個人損了一個遍。

  “哎呦呵,啥意思啊,天勝,練練唄!?”小馬斜眼說道。

  “墨跡啥啊,干他!”子夜直接站起身摩拳擦掌的。

  “上了。”阿順直接沖了上去,就要抓天勝的奶子。

  “…………………………”

  五分鐘后,四人氣喘吁吁的坐在座位上,衣服凌亂,云中鶴一直笑瞇瞇的看著四人。

  “干唄!繼續干!”云中鶴繼續拱火道。

  四人對視一眼,沖著云中鶴撲了過去。

  “艸,別給我鬧,我都多大的人了。”云中鶴躬身求饒道。

  然而眾人并沒有搭理他,直接撲了上去,接著就喘來了云中鶴中帶點痛苦的聲音。

  一群人像小孩子一樣,在豪華的辦公室里打鬧了起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香港白小特马资料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指数股票 幸运赛车秘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 九游棋牌合法吗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福彩开奖视频直播 七乐彩组号的独门技巧 贵州11选5软件下载 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快乐10分钟技巧计算法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带连 幸运农场三全中是什么意思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11选5 前三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