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現代都市 > 最強神醫在都市 > 第1972章 五大派
  當在林懷仁他還在貴原鎮的時候,此時首都的張家之中,卻迎了來了一大批的客人。

  天師道、茅山派、靈寶派、閣皂派、三星宗

  正一派系的五大派掌門全部都來了首都張家。

  而張雷他們張家也同時為一大修真家族,加起來一共是六大勢力,而他們全部都是正一派系下的修道者,這一次五大掌門在收到了林懷仁有關煉仙真訣的消息之后,從國內各地同時趕到首都張家。

  他們來到這里正是為了從林懷仁的手里得到煉仙真訣,而在此之前他們一直都以為這非常保密的密會,這些人大概怎么都不會想到林懷仁卻早已經得知了。

  張家的秘密大堂之內。

  張家大長老張雷正坐在主位之上,周圍坐滿了各大派的掌門人,有的氣勢外露,兇芒惡面、有的沉穩如海,巋然不動、也有的人笑容滿面,很是和氣的樣子。

  天師道、茅山派、靈寶派、閣皂派、三星宗

  五大宗的掌門同時出現在一起,一般來說,除非是修真界遇到了什么大麻煩,或者是正一派系的重大會議,要不然他們這么多掌門是不可能全部聚集在一起。

  張家長老張雷坐在上座,看著周圍的五大掌門,點了點頭,這正是我們張家的底蘊,只要我們張家一聲令下,國內多少修真派都要跟著我們一起行動,林懷仁,你們林家比得了嗎

  想到這里,張雷不禁心中有些得意,他把目光向周圍的各大掌門面前掃過,當看到代表天師道那邊的道人的時候,張雷心中略有不悅。

  坐在天師道位置上面的,卻是一位看起來比較年輕的道人,這個人叫張啟凡,和張家一樣,祖上也正是天師道的張天師,不過在正一派系之中,他的地位比張家的人來得更高。

  不為別的,因為張啟凡是張天師的親傳血脈門人,而張家他們只不過是張天師的分支血脈而已。

  張啟凡這一支親傳血脈門人有不少,而真正的大boss,天師道的主人并沒有來到張家,他們卻只派了張啟凡這個年輕的天師親傳弟子前來,代表天師道出席,顯然并不是特別把張家放在眼里。

  要知道在正一派的道系之中,在龍虎山的天師道永遠是老大的位置,雖然還有其它比較有名的茅山派、閣皂派等等,但是他們的地位和天師道比起來卻是差得遠了。

  而他們張家,雖然祖上也是天師道的傳人,但卻是張家族中的分家血脈,和主家血脈是完全比不上的,這也是為什么天師道的人看不上張家眾人的原因。

  如果這一次不是因為煉仙真訣再度出現的消息,他們天師道是根本不會派人前來。

  在各大派一眾老者的面前,天師道卻派了一個年輕資歷的張啟凡過來,可見他們是如何的倨傲。

  眾掌門們心中雖然有些非議,但是天師道作為正一派系之中絕對老大的位置,他們也不好我我說什么。

  張雷收起心思,當下拱手說道:“諸位道友們,多年不見,這一次卻是要勞煩大家從各地辛苦跑一趟了。”

  五名道人紛紛表示這不算什么,同時,靈寶派的多寶上人就笑呵呵的道:“張雷道友實在是太客氣了,想當年那無名老魔憑仗著從煉仙真訣修來的一身法力的禍害天下,我等正道的修士們挺身而出,死傷慘重。”

  “后來雖然成功將那魔頭趕走,但我們修真界那段時間也是元氣大傷啊雖然這么多年過去大家早已經恢復到了和平的時代,但現在煉仙真訣再度重出江湖,是可不是一件小事,我等有識之士應該挺身而出,主動化解這場災難。”

  茅山派的黃衣道土捏著兩道胡須,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雖然我等后輩并沒有參與二百多年前的修真界大禍事,但從古書中我們也知道當初事情的嚴重性,現在煉仙真訣再度出現,誰知會帶來什么腥風血雨,我們必須參與和了解。”

  閣皂派的李道老:“聽說使用煉仙真訣的是一位伏羲門的小朋友,而且一開始是對付東瀛的宮本武藏才使用出來的,也不知道這位伏羲門的小朋友是從哪里得到這門神功,是國內的時候就學會了,還是在東瀛得來的”

  “唉,無論是從哪得來的,他手里有煉仙真訣這事不假,他一定和百多年前的無名大魔頭有關系,我們聚集在這里,就是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同時逼他交出煉仙真訣,不然此法落在別人的手里,唯恐禍害天下,只有在我們這些名門正派手里才是最安全的”

  “是啊是啊,絕對不能叫那個林懷仁的年輕人胡來”

  那天師道的張啟凡,外表俊朗不凡,但眼神間卻帶著一絲鄙夷之色,他知道這幫老家伙們在這里開會,一個個說的冠冕堂皇的樣子,其實每一個人都是為了得到那傳說中的煉仙真訣而來,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張啟凡也不摻和這幫老家伙們,只是對張雷道:“張伯好,小侄代表天師道前來,關于這件事情也定是要搞明白,不如請張伯給我們說個明白,為什么那個小子會擁有煉仙真訣這門上古仙法還有,我們又要如何從他的手上把東西得到手”

  這一次,張啟凡可沒有和那些老家伙們拐彎抹角的意思,直接就開門見山,表示要把煉仙真訣給搞到手。

  而張家是天師道的分家血脈,張啟凡卻是天師道的正統血脈傳人,雖然這么多年下來不知隔了多少代,但他們名義上也算是有些親戚關系,故此開口便是以長輩稱呼。

  張雷雖然不喜歡天師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過表面上還是要作點表示,當下點了點頭說道:“啟凡賢侄倒是問到重點了,嗯,當初在信里面說不清楚,但各位現在都已經到了,老夫便把我們知道的情況和各位說一說。”

  很快,張雷便把收集到林懷仁的情況的全部都道了出來。

  當他們得知林懷仁曾經擊敗過張家人的時候,都不由大吃了一驚,他們是知道張雷等人的實力的,能擊敗他們,此子的修為深不可測。

  張啟凡沉吟道:“你們可知,林懷仁此子,到底學會了煉仙真訣幾成功力”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牛牛游戏平台有哪些 福彩开奖号查询七乐彩 波克捕鱼交易平台 50万可以融资多少 龙江福彩p62开奖o 心水一点必中特大小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大盘 特三肖三码 金篮子配资 福建体彩31选7第18001 网上兼职赚钱app 体彩浙江飞鱼 体彩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车联网骗局揭秘 大盘行情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 山东路桥股票行情走